?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新中國通信事業| 五星紅旗 高高飄揚
武鎖寧 2021-05-24 人民郵電報
分享:

1949年10月1日,五星紅旗在天安門廣場高高飄揚。紅色通信圓滿完成了人民解放事業“魯班石”的歷史使命,開啟了建設新中國通信事業的新征程。

提前一年 全面部署


出席王家溝通信會議的部分領導合影。后排左起依次是鐘夫翔、黃榮、王諍、曹丹輝;前排左起依次是荊振昌、龍振彪、王子綱、劉寅。

1948年9月上旬,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開了撤出延安后的第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拉開了解放全中國的大幕,也揭開了建立新中國通信體系的序幕。

中央政治局“九月會議”后不久,軍委三局在河北省平山縣王家溝召開關內部隊通信會議,研究了解放戰爭后期的通信工作,對決戰時期通信保障和通信接管工作作出全面部署:(1)掌握多種通信手段,全面支撐戰略決戰;(2)準備大批接管地方城市通信的骨干力量,研究團結改造舊技術人員政策;(3)采用繳獲、采購、自制相結合的方式,搞好通信器材協調保障;(4)進一步嚴明通信紀律和制度;(5)切實加強通信保密和對敵暗戰。

10月13日,周恩來出席會議并講話,指出:“要敢于面向勝利,就要有所打算,有所準備。”他對通信戰線提出明確要求:“要提高技術,加強紀律,加強保密。首先要把現有的6000名通信戰士變成骨干,使得將來能管理整個中國的通信工作。”

會議結束后,軍委三局根據周恩來的指示,梳理了關于接管大城市電信企業的準備工作,為中共中央、中央軍委起草了相關文件。11月2日,中共中央發出了《關于建立政府系統電信管理機構與統一電信工作領導問題的指示》,對如何接收管理全國電信行業的工作作出了組織安排和政策規定。

中央還決定,各地電信、郵政先分別接管,由軍委三局組建電信接管部,負責新解放區的電信接管工作;由各地財經辦負責建立郵政接管機構。

同期,軍委三局相繼組建了晉冀魯豫、東北、華東地區通信學校及電訊工程學校,加速培訓通信人才,陸續培訓電信技術人員5000多人,不僅滿足了前線通信急需,還為接管時期人員流動做好了儲備。

縮編三局 創建總局

《人民日報》1949年5月30日頭版報樣。

進京之后,軍委三局根據中央部署和新中國建設需要,及時調整工作重心和機構,決定壓縮軍委三局,派出主力陣容組建軍委會電信總局。

1949年4月,按照中央軍委決定,中央軍委三局壓縮機構,撤銷了原來的三個辦公室和工程處、衛生所等機構,僅保留了軍隊通信聯絡科、軍用器材科和總務科三個科,繼續專注服務軍事通信。

5月18日,中共中央決定成立以軍委三局主要骨干組成的軍委會電信總局,軍委三局局長王諍兼任電信總局局長,軍委三局的三位副局長李強、王子綱、劉寅和原華北軍區電信處處長鐘夫翔等擔任副局長。5月30日,電信總局在西長安街3號院(今13號院)正式成立。

電信總局下設局務處、業務處、技術處、工業處、干部處等處和一個器材公司。各部門領導除董兆龍是原北平電信局副局長外,其他人員均為原軍委三局各處科的主要負責人。局務處處長為楊迪哲,副處長為李乾;王子綱兼任業務處處長,副處長為崔倫、傅英豪;技術處處長為孫俊人,副處長為董兆龍;器材處處長為申光,副處長為李蔭蒼;鐘夫翔兼任工業處處長,副處長為王士光;干部處處長為王甲綱,梁茂成任科長。

為了有計劃地組織搶建北京聯絡各大區的電信線路和部署對新解放區的電信接管工作,1949年7月12日至8月8日,軍委會電信總局在北平召開了由總局副科級以上干部、華北各大城市電信局與電話局局長、各老區的電信工作機構干部、華北各軍分區通信科長、華北軍區與東北軍區通信部門領導及東北郵電總局負責人參加的工作會議。

7月12日,王諍作主報告,對華北和全國電信工作應解決的主要問題提出了初步意見。接著,會議討論確定了關于國營電信工作的方針和任務,關于華北電信的組織領導問題,關于農村和城市的通信聯系問題,關于統一各項規章制度、建立經濟制度和人事制度的問題和關于華北今后一年的電信恢復和新建計劃。

8月6日,朱德總司令到會講話,強調:“建設新中國電信部門是一個很重要的工作。電信建設要走經過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道路,應有計劃有組織地統一經營,想辦法把各大城市的電信逐漸統一起來。希望大家齊心協力,努力發展電信事業,努力學習業務,提高技術,提高效率,學會經營管理;要艱苦創業,公私兼顧,精兵簡政,節約奉公;要看到困難、看到光明,要戒驕戒躁,把事情辦好。”

會議結束后,軍委三局和軍委會電信總局先后起草了三份重要文件,不僅統一了華北地區的電信工作,也為接管全國的電信系統作了進一步部署。

9月,中央決定軍委三局和軍委會電信總局分別領導管理全國軍事通信和全國地方電信工作。電信總局機關繼續在西長安街3號院辦公,軍委三局機關遷至不遠處的與廣寧伯街和機織衛胡同相鄰的兩個門牌也是3號的四合院辦公。身兼二職的王諍白天在總局上班,晚上回三局值守,忙得不亦樂乎。

接管平津 通信先行

1949年1月初,中央軍委三局局長王諍和副局長王子綱、劉寅從西柏坡出發,來到河北省獲鹿縣白沙村,與華北軍區司令部三處處長鐘夫翔、政委林偉會合,研究北平、天津解放后的通信業接管工作,明確:軍委三局重點負責北平通信接管工作,華北軍區重點負責天津通信接管工作;通信接管要在兩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的統一領導下進行。

1949年1月上旬,天津戰役發起前,天津成立了以黃克誠為主任的軍事管制委員會,下設包括電信廣播、交通郵政在內的多個接管處。鐘夫翔率領林爽、宋德仁、哈文光、楊邨、劉凱等200多人負責接管天津電信局的6個分局、18個營業處、1個收信臺,以及天津廣播電臺及原國民黨資源委員會下屬的3個工廠和1個軍用電訊倉庫。來自晉察冀邊區交通局的馮樹章局長擔任天津交通接管處處長,負責帶隊接管天津交通和郵政機構。

1月15日,總攻戰役一結束,各接管工作隊在地下黨的配合下迅速到達各指定位置。槍炮聲還沒停,接管人員就進入各通信機構,宣布政策,安定人心,很快恢復了全市通信。

1949年1月16日,傅作義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北平部隊達成《關于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開始陸續撤出北平,接受改編。以葉劍英為主任的北平軍事管制委員會宣布成立,王錚兼任軍管會電信接管部部長,李強、王子綱、劉寅兼任軍管會電信接管部副部長。

1月3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先頭部隊進駐北平。王錚、王子綱率局機關部分人員組成接管小組進駐京郊良鄉,提前展開了接收北平電信的工作。

1月31日,北平實現和平解放。王諍、王子綱進城,來到電信局憩村工人宿舍會見中共北平市政工委領導人陸禹(后任北京市副市長)及北平電信局部分地下黨員,連夜研究部署人民解放軍入城式的通信保障方案,并對接了北平電信局的接管步驟和方法。

2月1日,北平軍管會各接管部門的工作人員入城,電信局立即開通了城內外相關接管單位的電話,收發訊臺開機待命,為新華社、人民日報社等單位的廣播和報道預備了通信條件。

2月3日10時整,隨著4顆紅色信號彈從正陽門城樓上騰空而起,設在前門箭樓指揮所里的無線電話機、有線電話機一齊向各方入城部隊發出指令:“開始入城!”

當晚,王諍率領相關人員來到西長安街3號院,接管了原國民黨政府華北電信總局,在此架起電臺,設立了電信接管部。

西長安街3號院就是后來郵電部、信息產業部及現在的工業和信息化部的機關所在地(新門牌編號為西長安街13號院)。這里早先是一個王府大院,清末民初郵傳部曾設在這里,后為國民黨政府華北電信總局所在地。臨街大門古色古香,進門正面是一塊影壁,后邊是一個有兩個籃球架的操場,還有一圈跑道。沿操場向西跨過一個門洞,再往北拐就是辦公區域。中間有一條長廊,兩邊是一排排對稱的平房。電信接管部就在這里辦公。院子北邊還有座單獨的小辦公樓,郵電部籌備期間,郵政總局曾在此樓辦公。

同日,北平電信局軍代表王子綱、李玉奎和地下黨員李雪等率隊接管了北平電信局;北平郵政局軍代表、局長成安玉帶隊接管了北京郵政局。

電動升起五星紅旗

毛主席親手升起五星紅旗的情景。

李力全家在西柏坡的合影,紅色報務員郭芃抱著的孩子就是后來任中國移動集團公司總工程師的李默芳。

在接收郵政電信和籌建新中國郵電事業的繁忙工作的同時,軍委會電信總局還承擔了一項永載史冊的重要工作——開國大典的通信保障,揭開了新中國電信部門重點通信保障工作的第一頁。

1949年9月初,中央決定,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開國大典籌備委員會主任周恩來按照延安時期的老傳統,鄭重地把有關開國大典的通信聯絡、擴音設備等與機電有關的任務都交給了王諍,并提出“絕對可靠、萬無一失”的要求。

當時,北平剛剛解放,百廢待興,慶祝大會的一切準備工作都是白手起家,而此時距離大典僅有20多天的時間。

電信總局立即組織北京通信員工不分晝夜在天安門地區為大會指揮部安裝了200多部電話機,架設了四五十公里被覆線和數百公里的廣播遙控線。

為解決閱兵部隊組織和行進過程中的無線電聯絡問題,電信總局業務處副處長崔倫組織軍委三局雷洪、申毅等在天安門北側的閱兵總指揮部設了一部V-101型15瓦短波指揮臺,負責和受閱部隊、對空指揮臺及南苑機場的塔臺保持聯絡。廣場通信“以話為主,以報為輔”,為防止有線通信意外中斷或因敵機轟炸造成的意外情況,軍委三局配備了全新的美制B-284MP型無線電報話系統,每一二百米一臺,以備急需。

除了通信聯絡外,軍委會電信總局在開國大典中還承擔了兩個重要的任務:一是天安門廣場的擴音設備;二是第一面五星紅旗的電控升旗裝置。

當年開國大典通信工作聯絡人、王諍局長的秘書李力,80歲時,自己用電腦一字一句“敲”出一本《一個紅二代的成長記憶》,詳細記錄了這個場景背后的珍貴故事——

“除了通信任務外,軍委電信總局在開國大典中還主動擔負了兩件重要任務。一件是天安門廣場的擴音設備。由于人員多,場面大,要讓所有人員都能聽清毛主席的講話,受當時設備條件的限制,主辦單位頗費周折。王諍局長便組織付英豪、郭平欣及北小街工廠的習林、周炎等工程技術人員,利用繳獲美國海軍登陸指揮艦使用的‘九頭鳥’擴大器聲音集中、失真較小的特點,經過現場試驗,認為效果滿意,便在天安門廣場的東西兩側各安裝一組,保證了大會的順利進行。因為那時沒有無線話筒,所以閱兵總指揮在廣場上向朱德總司令報告時,只好由工作人員將安放在路邊的送話器,用手舉向發話人的身邊,將話音傳播出去。

“第二件事是電動升旗。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盛典,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親手升起第一面五星紅旗,意義非凡,舉世矚目。廣場中的旗桿已由建設部門安裝完畢,如果手動升旗,毛澤東主席要從天安門城樓走下來,升旗后再走回去,又沒有電梯,距離不近,來回耽擱時間太長,會場未免受到影響。王諍局長參加討論,最后決定采取電動升旗的方案,電器部分由軍委電信總局負責。王諍局長組織技術人員勘察設計,在旗桿上安裝了電動升降設備,又鋪設了從天安門城樓毛澤東主席所在位置到旗桿的連接電路,幾經試驗,取得成功。開國大典升旗時,毛澤東主席輕輕按下身邊的電鈕,鮮艷的五星紅旗便冉冉升起,全場群眾熱烈歡呼。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時,隆重的開國慶典正式開始。王諍局長在天安門城樓參加觀禮,同時留意觀察我們提供的各項保障措施有無問題,聽取中央領導同志有何新的指示。我在新搭建的東觀禮臺上西南角的閱兵指揮所,就通信保障工作進行聯絡協調。

“毛澤東主席首先講話,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給予全國各族人民莫大的精神鼓舞。隨后開始閱兵,聶榮臻總指揮乘車從東邊來到廣場,朱德總司令乘車從天安門出來,通過金水橋到達廣場,簡短報告后,他們同往東邊地區檢閱部隊,然后返回廣場登上天安門城樓,宣布分列式開始。這時閱兵指揮所從觀禮臺打出三發信號彈,其中第二發是我打的,用的是雙筒信號槍。

“幾十年過去了,往事已矣,但開國大典的歡樂場景,人民群眾的政治熱情,黨政軍各部門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工作精神,顧全大局的合作態度,以及求真務實、講求效益的優良作風,給我留下許多良好印象,仍難忘懷。”

李力是我們黨隱蔽戰線的卓越領導人李克農的兒子,他14歲就奔赴延安進入延安通信學校學習,從此參加紅色通信工作,后來隨王諍同志先后擔任軍委電信總局局長秘書和郵電部黨組書記秘書。

開國大典揭開了新中國的新篇章,也開啟了新中國通信事業的新征程。

從1949年的開國大典到2019年的國慶閱兵,中國通信人不負重托,一直擔負著國家重大活動的通信保障任務,不僅做到了從不缺席,而且達到了當年開國大典總指揮周恩來提出的“絕對可靠、萬無一失”的要求。

更重要的是,紅色通信的基因一直在新中國郵電事業的發展中傳承并不斷發揚光大,成為推動中國通信事業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不竭動力。

原載《人民郵電》報2021年5月13日

新国产在热线精品视频99_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_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