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紅色通信故事|紅色廣播 照亮人心
武鎖寧 2021-05-14 人民郵電報
分享:

在軍委三局通信系統強有力的保障下,紅色廣播——新華之聲不間斷地播音,電波像劃破夜空的一盞明燈,照亮民心、溫暖民情,在迎接解放的日子里發揮了重要作用。

心向北方期盼解放

抗戰勝利后,蔣介石集團更加昏聵腐敗,派到原淪陷區的官員把接收變成“劫收”,瘋狂侵吞隱匿財產、中飽私囊。他們違背了全國人民迫切需要休養生息的愿望,貿然挑起內戰,并企圖通過發行紙幣持續籌措內戰經費,使物價躍升至全國抗戰前的700多萬倍。官僚資本還利用幣改信息,借機囤積居奇,使民族工業走向破產。物價飛漲,城市工人和平民生活陷入絕境,連公教人員和學生的生活也陷入了極度困難。

1946年12月駐華美軍強暴北平女學生的事件,終于引爆了愛國學生的反饑餓、反內戰運動。國民黨當局出動警車鎮壓學生,進一步引發了知識分子、民主人士和廣大人民群眾的抗議。

1947年,全國20多個城市先后有320萬工人舉行罷工。5月至6月,饑餓的城市居民的“搶米”風潮席卷了江蘇、浙江、安徽、四川等省的40多個城市。政治上的一系列失敗已經使國民黨完全喪失了民心。為了維持搖搖欲墜的統治,國民黨進一步加強了特務統治,整天濫捕暗殺,更加搞得人心惶惶。

夜半三更盼天明,寒冬臘月盼春風。處在國民黨統治區的人們越來越關心來自解放區的聲音,而持續的新華廣播宛如一盞照亮夜空的明燈,給蔣統區人民送來了光明和希望。

紅色電波 劃破夜空

1947年3月14日,延安新華廣播電臺撤離延安,轉移到陜北子長縣瓦窯堡的好坪溝,3月21日改稱陜北新華廣播電臺繼續播音,當時的廣播發信機就設在這座破廟里。

1947年3月,國民黨軍隊占領延安后,設在涉縣沙河村的邯鄲新華廣播電臺于3月30日以陜北新華廣播電臺的呼號向全國乃至全世界播音。圖為電臺部分人員。

如果說新華廣播是照亮夜空的一盞明燈,那么軍委三局就是光明的傳送者和守護者。在解放戰爭風云跌宕的日子里,從黨中央撤出延安轉戰陜北、再到戰略決戰的日子里,紅色廣播從延安新華之聲,到陜北新華之聲,再到北平新華廣播,由軍委三局的紅色通信戰士精心守護的新華廣播電臺,轉戰千里,無縫銜接,一天也沒有中斷過。

紅色通信與黨的新聞工作珠聯璧合,有著長期的合作經歷。1931年年初,在紅軍通信能力沒有形成時,無線電隊就開始抄收境外和國民黨通訊社的各種信息,送朱毛等紅軍首長參閱,由此誕生了一直延續至今的《參考消息》。1931年11月20日,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在瑞金召開,無線電大隊以中央政府的名義籌辦了“紅色中華通訊社”,開始用無線電臺播發文字新聞。隨著黨的新聞事業逐步成熟起來,報紙編采、印刷和發行形成系統后,軍委三局按照中央的總體安排,將新聞臺整體劃入報社、通訊社體系,三局的工作轉為為報社、通訊社培養無線電專業人才和通信設備的支撐工作。

延安新華廣播電臺創立于抗日戰爭最困難的1940年年中。鑒于技術跨度、難度都很大,中央決定成立以周恩來為主任,由軍委三局局長王諍和新華社社長向中華組成的廣播委員會,領導籌建廣播電臺,并明確由軍委三局主管。為此軍委三局專門引進融合性人才,組織專門的廣播分隊,牽頭創辦新華廣播。

1945年8月,為進一步豐富廣播的內容,軍委三局和新華社對新聞臺實行雙重領導,新聞業務改由新華總社管理,電臺的網絡布局、技術保障和技術人員的調配,仍由軍委三局統一安排和管理。

1947年年初,胡宗南進攻延安前,周恩來副主席專門主持召開了由新華社社長廖承志,軍委三局局長王諍、副局長王子綱,軍委三局科長兼新華社電務處處長耿錫祥等參加的中央軍委廣播工作會議,提出:“中央轉移期間,為了凝聚民心,新華廣播電臺的語音廣播一定不能中斷。”

會后,軍委三局和新華社研究決定,先后在瓦窯堡、晉察冀和晉冀魯豫選定多個備用廣播電臺站點。

晉冀魯豫根據地接到中央讓他們建設備用電臺的通知后,劉伯承、鄧小平、滕代遠、薄一波等立即開會研究,決定由晉冀魯豫通信聯絡分局局長兼政委林偉主持,副局長兼工務處處長、“太行山的電訊大王”王士光具體負責落實。

此前,國民黨為了運兵搶占地盤,在河南焦作修了一個機場,一架美制C-13型運輸機在飛往新鄉機場運送兩臺歸航臺時,錯降在了焦作機場,被我軍破襲機場時繳獲。1946年年底,由晉冀魯豫通信聯絡分局王士光牽頭,利用歸航臺改裝了一部電臺,于1946年8月底成功開播了晉冀魯豫根據地的邯鄲廣播新聞。

接到中央的緊急通知后,林偉、王士光就很快在涉縣的沙河選定了一個新的廣播電臺站址,并由王士光帶領大家加班加點,組裝了一臺功率更大的廣播設備。

那段時間,由于工作繁重、條件惡劣,王士光感染了傷寒,長時間高燒、腹瀉。但他不顧身體虛弱,堅持指導大家裝配設備。終于在1947年3月初,將設備安裝到位,具備了接續廣播的條件。

1947年3月初,中央緊急通知,由于國民黨軍開始進攻瓦窯堡,晉察冀軍區在阜平臨時選擇的備用站址又無法穩定供電,希望加快在涉縣的晉冀魯豫備用廣播電臺的籌備工作,做好接續廣播的準備工作。

接到通知后,王士光和邯鄲新華廣播電臺的同志們連夜值守,隨時收聽陜北新華廣播電臺的節目。1947年3月29日晚,他們發現陜北新華廣播電臺在預定開播時間沒有播音,便果斷開機,用陜北新華廣播電臺的呼號,模仿陜北新華廣播電臺播音員的語氣和風格,由徐路等播音員反復播音:“陜北新華廣播電臺,XNCR,現在開始播音。”接著,重播了前一天邯鄲臺播過的陜北青化砭大捷的消息。

第二天,接到中央通知后,設在河北涉縣西戎村的“陜北新華廣播電臺”正式開始廣播。新華廣播電臺編播人員到達后,從4月1日起,全部恢復了陜北新華廣播電臺的各套節目。

當胡宗南為“摧毀”瓦窯堡的新華廣播電臺又一次向蔣介石邀功請賞時,廣播里已傳出了陜北新華廣播電臺在涉縣播出的《兄妹開荒》前奏曲,搞得胡宗南好不尷尬。

1947年8月,為表彰林偉、王士光等10人作出的特殊貢獻,晉冀魯豫中央局和軍區政治部決定:給他們每人頒發一枚“人民功臣”獎章和一本紀念冊。其中王士光獲得特等功,被授予特等功錦旗一面。

后來,在軍委三局王諍局長的指導下,在李強副局長的親自帶領下,黃貫勤、汪名震等一批三局指戰員利用石家莊解放時繳獲的一臺3000瓦的電子管發射機,在沒有圖紙和說明書的情況下,依托井陘煤礦的供電系統,于1948年年底建成了一個3000瓦功率的大型轉播臺。紅色電波更加有力地劃破黑暗的天空,連接了解放區和國統區的億萬人心。

1949年3月25日,新華廣播電臺隨中央進駐北平,改用“北平新華廣播電臺”播音,后來又先后更名為“北京新華廣播電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但發射工作一直由軍委三局設在井陘的轉播臺承擔。

解放戰爭期間,在軍委三局領導的信息網絡體系的有力支撐下,新華廣播電臺雖然四次搬家,但都是無縫銜接,播音從未中斷,為保障中共中央的政治宣傳、凝聚全國人民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新華聲音 引領民心

新華廣播電臺及時真實的新聞報道、精辟的時事述評和貼心的豐富內容,不僅得到了解放區軍民的喜愛,也像磁石一樣吸引著國統區人民的心,有力地推動了國統區人民反獨裁、反迫害、反饑餓的斗爭,成為喚醒民眾、動員民眾、影響民情的重要渠道。

毛主席對新華廣播電臺的宣傳極為重視,這一時期,他撰寫的面向全國的重要講話、命令,都通過新華廣播電臺向全國播發。毛主席還在百忙之中親自為電臺撰寫了大量精彩的新聞稿件和膾炙人口的新聞述評。

1947年年底,毛主席為在陜西米脂縣楊家嶺召開的工作會議撰寫了《目前的形勢和我們的任務》。這篇文章高屋建瓴,有理有據地揭露了國民黨反人民的本質,總結分析了全國解放戰爭的形勢,向全國人民宣布:“中國人民的解放戰爭已經進入了一個轉折點。”他在文章中指出:“中國人民的革命戰爭,現在已經達到了一個轉折點。這即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打退了美國走狗蔣介石的數百萬反動軍隊的進攻,并使自己轉入了進攻。”“從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戰爭的第一天起,我們就說,我們不但必須打敗蔣介石,而且能夠打敗蔣介石。我們必須打敗蔣介石,是因為蔣介石發動的戰爭,是一個在美帝國主義指揮下的反對中華民族獨立和中國人民解放的反革命的戰爭。”“十七個月來(從一九四六年七月到一九四七年十一月止),我們共打死、打傷、俘虜蔣介石正規軍和非正規軍一百六十九萬人。其中打死打傷六十四萬,俘虜的有一百零五萬。”據此,毛主席向全國人民發出了“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的號召。

毛主席的這篇講話有理有據、擲地有聲、扣人心弦。1948年新年期間,播音員齊越和他的同事,一連幾天,一會兒用平常語速一氣呵成播送原文,一會兒用記錄新聞的語速分段播出。各解放區抄錄后,編印成報紙,供解放區軍民組織學習;國統區的地下黨組織則一字不漏抄錄下來,印成傳單向國統區人民散發。既鼓舞了解放區軍民,也吸引了國統區的民心。

從三大戰役到渡江戰役前后,毛主席親自動筆,為新華廣播電臺撰寫了《東北野戰軍全線進攻遼西蔣軍五個軍被我包圍擊潰》《中原解放軍占領鄭州控制平漢隴海兩條鐵路干線》等精彩的新聞稿件。如今這些文章都已成為新聞寫作的范文。

1949年4月20日,國民黨政府拒絕了由中共代表團和國民黨政府代表團擬定的國內和平協定。4月21日,毛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發布了向全國進軍的命令后,毛主席根據各種渠道報來的準確信息,提筆為新華社撰寫了《我三十萬大軍勝利南渡長江》的新聞稿:“英勇的人民解放軍二十一日已有大約三十萬人渡過長江。渡江戰斗于二十日午夜開始,地點在蕪湖、安慶之間。國民黨反動派經營了三個半月的長江防線,遇著人民解放軍好似摧枯拉朽,軍無斗志,紛紛潰逃。長江風平浪靜,我軍萬船齊發,直去對岸,不到二十四小時,三十萬人民解放軍即已突破敵陣,占領南岸廣大地區,現正在向繁昌、銅陵、青陽、荻港、魯港諸城進擊中。人民解放軍正以自己英雄式的戰斗,堅決地執行毛主席朱總司令的命令。”氣勢何等磅礴!

兩日后,人民解放軍攻克南京,毛主席又親自撰寫了新華社報道稿《我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宣告滅亡》:“在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攻擊之下,千余里國民黨長江防線全線崩潰,南京國民黨反動賣國政府已于昨日宣告滅亡。”

這一時期,毛主席還為新華社撰寫了一系列新聞述評,更是扣人心弦、引領民情。早在1948年12月30日,三大戰役剛剛結束,毛主席基于解放戰爭的輝煌戰果,為新華社撰寫了1949年新年獻詞《將革命進行到底》。文章一開頭,首先用僅僅42個字的一個自然段,先聲奪人,高度概括了人民解放戰爭的總體形勢:“中國人民將要在偉大的解放戰爭中獲得最后的勝利,這一點,現在,甚至我們的敵人也不懷疑了。”接著,毛主席有理有據地闡述了“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必然性、必要性和重要性,還深入淺出地用古代希臘的一則寓言——“農夫與蛇”,提醒中國人民絕不要憐惜“蛇一樣的惡人”。向全國人民發出了“將革命進行到底”的號召。果然,像毛主席料定的那樣,第二天,國民黨的報刊、廣播發出了蔣介石的元旦“求和”獻詞。毛主席見后,又親自動筆于1月4日發表了評論《評戰犯求和》。接著又根據蔣介石集團的輿論變化,連續發表了《四分五裂的反動派為什么還要空喊“全面和平”》《國民黨反動派由“呼吁和平”變為呼吁戰爭》《評國民黨對戰爭責任問題的幾種答案》《南京政府向何處去》。于是乎,在戰場和民心上都招架不住的蔣介石,不得不在北平宣布和平解放前一天“宣布下野引退”。

這個時期,新華廣播電臺還面向新解放或即將解放的城市做了大量針對性的報道,及時宣傳共產黨和解放軍依靠人民群眾,建立人民政權,實行民主制度,恢復和發展生產以及保護民族工商業,改善職工生活,救濟災民貧民等方面的政策。這些報道深深吸引了新區和蔣統區人民的關注。

從1947年10月10日播出《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起,新華廣播電臺就把“對國民黨廣播節目”改為“對蔣軍廣播節目”,加強了對蔣介石軍隊的政治攻勢和分化瓦解工作。這個節目積極宣傳《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中提出的對蔣軍人員區別對待的方針,以及對放下武器的蔣軍官兵一律不殺不辱、愿留者收容、愿去者遣送等政策,結合具體事例,進行反復、有說服力的宣傳。節目還對起義、投誠和放下武器的蔣軍官兵的生活情況進行報道,選播被俘人員的名單和一些他們寫給家屬、親友或同事的書信。由于起義和放下武器人員的名單越來越多,電臺開始廣播尉校以上軍官名單,后來只能限于將一級。電臺廣播里還公告他們的親屬,可以聯系到解放區來探望。國統區的地下組織把被俘名單抄錄下來,寄給他們的親屬。濟南戰役被活捉的國民黨山東黨政軍總指揮官王耀武,通過電臺發表談話后,其家屬就曾派人來山東解放區探望過。

新華廣播電臺對共產黨政策主張的全面宣傳,對根據地人民生活和民主建設的真實報道,以及對國民黨腐敗黑暗統治的無情揭露,不僅鼓舞了根據地軍民的信心,也引起了蔣統區人民的共鳴。北平十幾個青年集體寫信說:“聽了你們的播音就像在黑暗中找到了光明。”新華廣播電臺被國統區人民稱為照亮黎明前黑暗的燈塔。

紅色檔案

王士光(1915- 2003),原名王光杰,天津人。1934年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1935年又考入清華大學機電系無線電專業。1936年參加“一二·九”學生運動,加入“抗日民族先鋒隊”。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受黨派遣在天津從事秘密電臺工作,后到根據地,先后任冀察熱遼軍區無線電中隊機務主任、晉察冀軍區無線電大隊教育股長、八路軍前方總部通信材料股股長、晉冀魯豫區通信處副處長、華北軍區通信處副處長。北平解放后,任軍委電信總局工業處副處長。全國解放后,任電信工業局副局長、局長,四機部副部長,電子工業部總工程師,科技委主任。

王士光在河北涉縣辦公室舊址。

原載人民郵電報2021年5月7日

新国产在热线精品视频99_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_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免费